您的位置: 首页 >  曰何也 >  正文内容

[传闻逸事] 谁是赢家?

来源:都市老狼网    时间:2021-10-06




  冯安献计
  
  徐贵妃和刘贵妃是皇帝的宠妃。两人都想当六宫之主,因此一直明争暗斗。论姿色、论心计,两个人都不相上下。究竟谁能当上皇后?关键得看哪个先生下皇子。
  
  皇帝原本有两个儿子,可惜先后夭折。眼看自己年过半百,继承皇位的太子仍没有着落,皇帝整天忧心如焚。为此,太医频频献壮阳良药,皇帝也不辞劳苦,夜夜临幸后宫嫔妃,尤其是徐、刘二人。
  
  徐贵妃和刘贵妃都铆足了劲,恨不得立马生下个太子来。
  
  这天傍晚,徐贵妃摸着自己扁平的肚子,坐在窗前唉声叹气。此时宫女来报,说冯公公求见。一听这话,徐贵妃立刻满脸堆笑,起身出迎。
  
  冯公公名叫冯安,是内廷总管,此人善于揣摩皇帝的心意,而且一摸一个准。皇帝把冯安当作心腹,跟他无话不谈。宫里宫外的人都知道,巴结好了冯公公,就等于巴结好了万岁爷。
  
  在争夺皇后宝座的节骨眼上,徐贵妃和刘贵妃都想方设法,拼命拉拢冯安。今天早上,徐贵妃刚派人给他送去一匣价值千金的南洋珠。这会儿冯安求见,八成是来道谢的。
  
  果然,一见面冯安就给徐贵妃作揖,感谢娘娘赠珠之恩。徐贵妃慌忙拉住冯安,说了许多嘘寒问暖的客套话。落座后,冯安盯着徐贵妃的肚子,关切地问:“娘娘,还没有动静啊?”
  
  徐贵妃叹了口气:“哎,还没有呢!”
  
  冯安指了指南边,提醒道:“可千万别让那头的抢了先。”
  
  徐贵妃听后满脸愁云,眉心拧成了疙瘩。
  
  冯安见状压低了声音,进一步提醒道:“一旦那头的当上皇后,您的日子就不好过啦。老奴斗胆说句不中听的话,以刘贵妃的为人,到时您恐怕连性命都难保。”
  
  徐贵妃听得毛骨悚然,结结巴巴地问:“冯总管,那,那我该怎么办?!”
  
  冯安瞅瞅两旁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徐贵妃会意,立刻冲左右挥挥手,侍立在殿内的宫女和太监齐刷刷退了出去。四周空无一人,冯安这才开了腔:“依老奴看,娘娘应尽快生下皇子,等当上了皇后,那就高枕无忧了。“
  
  徐贵妃说:“我何尝不想,可肚子不争气,有啥办法呀!”
  
  冯安摸着光溜溜的下巴,沉吟道:“办法是有的,就怕娘娘不敢做。”
  
  徐贵妃挺了挺腰杆,斩钉截铁地说:“只要能生下皇子,上刀山下火海,陕西癫痫医院在哪里我什么都敢做!”
  
  冯安冲徐贵妃点了点头:“那好,为了稳操胜券,请您借种生子。”
  
  徐贵妃吓得直哆嗦,她发颤地问:“请教冯总管,这是深宫禁地,种,种从何来?”
  
  冯安用手指蘸着茶水,在桌上写了“周顺”两个字。这周顺今年十九岁,是徐贵妃身边的太监。
  
  徐贵妃盯着桌上的字,不敢置信地问:“周顺没有净身?”
  
  冯安说:“周顺进宫快十年了,怎么可能没净身!他有个双胞胎哥哥,叫周亮。周亮在老家做小买卖,可以让他李代桃僵,进宫给您借种。等您怀上了孩子,再把周顺换回来。”
  
  徐贵妃听罢,这才恍然大悟。思索了好一会,她担心地问:“冯总管,宫中警卫森严,这事行得通吗?”
  
  冯安拍着胸脯说:“请徐娘娘放心,一切都包在老奴身上!”
  
  徐贵妃深知冯安手眼通天,心里宽慰了许多。想了想,她又问:“冯总管,此事一旦败露,你我都将死无葬身之地。我是为了自保,不惜拼死一搏,冯总管铤而走险,又是为了什么呢?”
  
  冯安说出了原因:表面上,刘贵妃对冯安也是恭恭敬敬,但骨子里却很瞧不起他。如果刘贵妃当上皇后,冯安的好日子肯定就到头了。只有徐贵妃夺取皇后宝座,自己才能继续享受荣华富贵。
  
  徐贵妃这才打消了疑虑,她决定跟冯安密切配合,将借种计划进行到底。
  
  李代桃僵
  
  接下来,冯安悄悄找到周顺,说出了替徐贵妃借种生子的打算。周顺吓得魂不附体,他认为这是满门抄斩之罪,自己无论如何不敢答应。
  
  冯安嘿嘿冷笑,他告诉周顺:此事关系到自己和徐贵妃的身家性命,周顺既然知道了这个秘密,倘若不答应,立马会被灭口。如果周顺好好合作,事成之后升他当副总管,周家一门也会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。
  
  见冯总管目露凶光,周顺别无选择,只好俯首听命。
  
  随后,冯安以外出采购为名,带着周顺离开紫禁城,来到了周顺的老家。一进家门,周顺立刻把哥哥周亮拉到僻静处,将冯安的借种计划合盘托出。周亮听完惊出了一身冷汗,他脑袋摇得像波浪鼓,坚决不肯进宫。周顺长叹一声,把冯安的话向哥哥学了一遍。周亮吓坏了,只得乖乖就范。
  
  于是,冯安让周顺留在家中,周亮则穿上弟弟的衣服,跟着冯总管回到了紫禁城。
  河南颠痫医院大全
  冯安预先作了周密布置,他找了个借口,让周亮躲在徐贵妃的宫里深居简出。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,谁也没瞧出破绽。
  
  此后,只要机会合适,徐贵妃就以腰酸背疼为名,让周亮帮自己捶捏。等周亮上了床,贵妃会寻个理由,把身边的太监、宫女远远支开。
  
  两个月后,徐贵妃有了身孕。得知消息,冯安立刻找了个借口让周亮出宫,换回弟弟周顺。周亮到家的当晚就暴病而亡,几天后周顺也在宫中离奇死去。两个小人物的暴毙自然不会引起重视,事情很快烟消云散。
  
  据御医诊断,徐娘娘肚中所怀的,很可能是个男孩。皇帝听后当场宣布:如果徐贵妃生的是男婴,就立为太子。等太子满月,再册封徐贵妃为皇后。第二年春天,徐贵妃生下了一个胖嘟嘟的男孩。皇帝乐得心花怒放,他当即下旨,立这个新生儿为太子。
  
  大功告成,徐贵妃和冯安额手相庆。刘贵妃则痛不欲生,躲在角落里哭得死去活来。
  
  次日,在太监、宫女们的簇拥下,徐贵妃搬进了皇后所住的中宫。随后的几天里,徐贵妃掐着指头算日子,期盼太子快快满月。躺在凤床上,徐贵妃连做梦都能笑出声来。
  
  特别奖赏
  
  转眼过了一月,徐贵妃的好日子到了。
  
  这天早晨,冯安捧着册封诏书,满面堆笑来到中宫。徐贵妃激动万分,自己梦寐以求的时刻终于到来了。冯安高声宣读圣旨,晋升徐贵妃为皇后。徐贵妃戴上凤冠,成了徐皇后。她昂着头坐在宝座上,接受众人的朝贺。
  
  册封仪式临近尾声,小太监捧来了一个礼盒。冯安打开礼盒,从里面取出一只硕大的寿桃。
  
  冯安将寿桃献给徐皇后,恭恭敬敬地说:“这是皇上恩赐的特别奖赏,请娘娘当场吃下。”
  
  徐皇后双手接过寿桃,喜滋滋吃了起来。等寿桃吃完,册封仪式宣告结束。这当儿,冯安冲徐皇后使了个眼色。徐皇后知道冯总管有机密话要说,便领着他朝一间密室走去。
  
  走进密室,冯安开门见山地说:“那个寿桃有毒,您命在旦夕。”
  
  徐皇后吓得脸色发白,结结巴巴地问:“谁,谁下的毒?是不是刘贵妃?”
  
  冯安摇摇头:“她哪有这胆子,这是圣上的恩赐。”
  
  这时,徐皇后已感到腹中一阵阵绞痛。她盯着冯安,声音发颤地问:“借,借种生子的事……败,败露了么?”
  
上海专业治疗癫痫病医院  冯安说:“无所谓败露与否,因为这件事,原本就是皇上秘密安排的。”
  
  接着,冯安道出了事情的原委:五年前,皇帝在一次狩猎中意外坠马,摔伤了男根。就在这当儿,太子突然病逝。为了延续龙种,皇帝吃遍壮阳药,强打精神,夜夜临幸各宫嫔妃。可是,折腾了几年,嫔妃们却没有一个怀孕。皇帝急得那是团团转,御医认为万岁爷丧失了生育力,且无法恢复。皇帝十分沮丧,他杀掉了那个御医,对自己不能生育的事守口如瓶。除了心腹太监冯安,任何人都不知道皇帝的秘密。
  
  皇帝无子,按照祖制,得从亲王的子嗣中选择皇位继承人。当今皇帝只剩下一个亲弟弟,就是那个桀骜不驯的镇南王。镇南王势力很大,颇有不臣之心。如果立镇南王的儿子为太子,文武大臣会纷纷投靠镇南王。到那时,皇帝不仅大权旁落,甚至有性命之忧。
  
  冯安看出了皇帝的心思,他绞尽脑汁,想出一条借种生子的妙计。皇帝权衡再三,采纳了冯安的计策。随后,冯安找到徐贵妃,“借种生子”的好戏就此开场……
  
  讲到这儿,冯安对徐皇后说:“国母的清白不容玷污,如今太子满月,您就该迅捷了。”
  
  此刻,徐皇后腹中的毒药已经发作,整个人痛苦地扭成了一团。她想说话,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,两行眼泪扑簌簌滚了下来。
  
  当晚,宫中传出一条噩耗:徐皇后因兴奋过度突发喘症,等御医赶到时已经不治。
  
  皇帝闻讯大放悲声,罢朝三日以示哀悼。徐皇后被追封了许多动听的尊号,在皇帝的亲自主持下隆重安葬。
  
  没过多久,徐皇后生前的死对头——阴毒的刘贵妃也暴毙了,性情温和的张贵妃被立为皇后,抚养襁褓中的太子。
  
  谁是赢家
  
  皇帝度过了危机,心里十分高兴。这天,皇帝把冯安叫进御书房,亲自端给他一壶美酒。皇帝对冯安说:“这酒是高丽国进贡的,有延年益寿之功效,你趁热喝吧。”
  
  冯安接过酒壶,嘿嘿笑道:“延年益寿不敢指望,等会儿别痛断肚肠就好了。”
  
  皇帝吃了一惊,问道:“冯安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  
  冯安把鼻子凑到壶嘴上嗅了嗅,皱着眉头说:“哎哟哟,这酒里下的是鹤顶红。看来,老奴的死状要比徐皇后更惨。”
  
  皇帝脸色陡变,他拔出佩剑,指着冯安问:“狗奴才,你都知道了?”
  
  冯安点点头:“陕西治疗癫痫病比较好医院是那家给陛下献计时,我就料到会有这一天……知道皇后借种生子的人,都得死!”
  
  “那,那你为何还给朕献计?”皇帝大惑不解。
  
  冯安咬牙切齿地说:“为了报仇!”
  
  “报仇?报谁的仇?”皇帝握紧了佩剑。
  
  冯安说:“报我全家灭门之仇!”
  
  紧接着,冯安含着眼泪,讲起了埋藏心底的那段往事:
  
  冯安本名叫杨皓,是兵部尚书杨广文的儿子。杨广文为朝廷出生入死大半生,屡立奇功。二十七年前,当今皇帝篡改先皇遗诏,靠阴谋登上了皇位。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,新皇帝决定除掉一批前朝重臣,杨广文名列其中。不久,皇帝将杨广文一家满门抄斩。当时杨皓正在四川访友,躲过了一劫。
  
  得知全家遇害,杨皓痛不欲生,他对天发誓,一定要报这血海深仇。
  
  想除掉皇帝,首先得进入紫禁城。可是,紫禁城守卫森严,莫说一个逃犯,就算王公大臣也难以进入。这可咋办呢?杨皓冥思苦想,终于有了主意。他找到一位江湖高人,设法改变了自己的容貌。然后杨皓化名冯安,买通内务府,进宫当了太监。
  
  一开始,杨皓只在茶水房干杂役,几年下来,连皇帝的影子都没见着。为了早日接近仇人,杨皓费尽心机拼命钻营。他从最底层开始往上爬,经过十多年奋斗,最终当上了内廷总管,成了皇帝的心腹。然而,即便如此,杨皓的夙愿仍无法实现。当今皇帝武功高强,又有众多侍卫日夜守护,搞刺杀肯定不行。悄悄投毒更行不通,因为皇帝的饮食都由太监预先尝试。
  
  正当杨皓一筹莫展时,机会送上门来了。这个机会,就是皇帝求子心切却又无力生育。对此,杨皓劝皇帝借种生子,策划了一场李代桃僵的闹剧。靠这一招,杨皓不仅害死了皇帝的宠妃,而且断送了仇家的江山……
  
  讲到此,杨皓冲皇帝哈哈笑道:“等陛下驾崩,这万里山河将由周亮的子孙世代继承,您说妙不妙?”
  
  皇帝气得七窍生烟,举剑刺向杨皓。杨皓先是闪身躲开,然后一仰脖子,喝下了毒酒。
  
  倒地前,杨皓自豪地说:“我终于报了血仇,我是最后的赢家!”
  
  皇帝扔掉手中的宝剑,踉跄了几步,颓然地跌坐在龙椅上。
  
  当杨皓的尸体被侍卫抬走时,皇帝悲哀地意识到:在这场不见刀光的恶斗中,每个人都下场凄惨,根本就没有真正的赢家!

© zw.hnmih.com  都市老狼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渝ICP备120076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