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 >  今日吊 >  正文内容

有关六月的精巧散文随笔

来源:都市老狼网    时间:2019-09-29




  六月一个美丽多情的季节,在这个充满着色彩的季节里,你是否要诉说什么呢?下面是美文网小编给大家带来的有关六月的精美散文随笔,供大家欣赏。

  有关六月的精美散文随笔:写给六月

  这一年过得真快,转眼就半年了。再过几日,农历四月二十四,是母亲四周年的祭日,我想我还是没有办法回去,工厂哪一刻能够离了人?我还是不能到母亲的坟上祭拜一番,母亲坟头定是长满了野花野草,没有女儿的探望,母亲会不会寂寞?时间并没让我忘记对母亲的思念,偶而我还会在梦里梦见母亲,母亲还像生前一样忙碌永远闲不住,做着永远做不完的家务事,为了她的儿女她的家。

  又是一年麦香季,从朋友传回的图片看到,故乡的麦田已是金黄一片。在千里之外的南方,坐在店里,听着舒缓动听的音乐,日头渐渐向正午爬升,阳光从两边商铺高楼的缝隙,照着小巷的水泥路一片耀眼的白光。忽然想写点什么,打开电脑放飞思绪,许多往事又浮现在眼前。

  记得八十年代末,我十多岁时正在读初中,在所有亲戚中,我家是最穷的,父母失靠干一些临时工养我四兄妹。那年割麦的季节,赶上星期天,我便随了六十多岁的邻居舅姥姥,一道步行到七八里外的乡下捡拾麦穗。在农人收割过的麦田里,每一头遗落的麦穗,都被我们像宝贝一样收入囊中。中午随舅姥姥在附近的亲戚家吃了一碗面,朴实的女主人又拿出一个旧的白色搪瓷缸子,倒了一杯开水给我。那是一个叫海楼的村子,女主人家的院里有几间草房子,屋里没有一样家具,连床也是毛草铺的地铺,真正的一贫如洗,家徒四壁。看女主人面像二三十岁的样子,天生的侏儒,个头不到一米,短发,从背影看娃娃一个。侏儒是我在书上见过的词汇,如今这小矮人就在我的眼前,或许童话故事里那七个小矮人也就这么高吧。后来我见过小矮人的丈夫,一个长相还算俊秀中等个头癫痫可以治愈吗的年轻男子,听父亲说得。在县城我家房子附近,那男子正拿着个一头尖的铁棍,扎地上的掉落的纸片。我知道他家为什么那般穷了,男子除了忙农活,业余时间就去城里捡破烂,来养他那没有劳动能力的妻子,还有他们的孩子。如今几十年过去了,县城一直扩建,郊区的许多村子都拆了,盖起了一栋栋的高楼。想那小矮人一家也早已像城里人那样住上了楼房,也未可知。

  近些日子,忙碌着微店,和每一个客户小心翼翼的周旋,还要提防某些人提出一些刁钻的问题。我大有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的豁达,从不强求,只等鱼儿自己送上门来。也不过卖一些普通的玉坠、手链之类,客户都是些亲戚朋友,或者朋友的朋友。而我注册的微店护肤品,却光顾者寥寥,“有心栽花花不开,无心插柳柳成荫。”真正卖出的都是被我强迫性送货上门的,有些是被我主动推销不忍拒绝的,只有少数人是感觉不错又二次买的。想着认识的老乡朋友毕竟有限,空间也就那么百十来人。于是申请安装了淘宝网店,专卖自己喜欢的护肤品牌。期望有陌生人来店里光顾,拓展市场空间,不再被朋友圈的狭隘局限,一切就绪,就差交了保证金就能发布产品了。感觉没有经验不敢冒险,想着要去咨询一下朋友,再慢慢来吧,这样微店针对熟人,网店针对陌生人。不是说努力了就有机会成功吗?若不努力,便连机会都没有。

  以前总看到网友们说,他她们的文章被人改名换性盗去,很不以为然,因为只有写得好的东西才会招来文贼。有几次随便输入自己以前文章的名字,发现有好几篇被一些人拿去,一字不改放在他们的微博或空间,作者也换成他们的名字,这就是所谓的拿来主义吧。或许他们真的喜欢这几篇文章,就那么复制粘贴一下,就成他们的了,对别人辛苦得来的劳动成果全然不顾,顺手牵羊收了去。也许虚荣心作怪,也许普通人的文章不易被发现,偷名人的文章容易被抓赃被讨伐吧。还好,我非名人,文也普通,偷了就偷了,就当他们给我宣传,让癫闲病什么时候会发作更多的人看到,也不是坏事吧。

  六月的天气真是善变,上午还是阳光普照,热浪滚滚;下午就雷声隆隆,檐雨如注。前两天在报纸看到一篇文,说为什么植物的果实都是圆的?答是为了适应自然环境,有风有雨的时候圆形会缩小受力面,减少伤害。我想人也一样,有时为了生存,不得不妥协,有时候要委屈求全,来让自己度过难关。适者生存,自然之道!

  现在我再也不像以前那样,随随便便把自己的想法写出来,有那么一点风吹草动,全天下都知道了。我甚至不再轻易在空间发表东西,喜欢直接去网站发表,更喜欢让陌生人去看自己的文。没有任何顾忌,没有心理负担,想写就写。

  以上的话,我是写给六月,写给母亲,也写给自己。

  有关六月的精美散文随笔:走进六月

  五月的大地,北方初迎燥热,南方阴雨绵绵。五月的天空,白云慵懒的躺在蓝天,伴奏着莺歌燕舞欢乐。麦穗日渐饱满的挺立在日头下,所有青葱的绿色生命几乎都展露出了繁茂逼人的锋芒。我们在这一段沉闷平淡的时日里,实现着从秋衣到短袖的过渡。而在宁静祥和的校园,还有许多莘莘学子也在实现着僵板沉默到欢笑的过渡,他们正在为六月的梦想实现不懈的埋头奋斗着。

  他们像是生长在北方大地上的麦子,顽强的顶着热烈的日光,牢固的扎根于干渴的泥土里,努力的把自己的根须深深的向大地的心脏延伸,用自己诚实坚持的血汗,充实着自己永不知足的“麦穗”,丰富着自己人生的路途风景,耐心的等待着六月的风雨和阳光赋予的果实。在那时,农民在收割着自己辛苦播种耕耘的麦粮,毕业的学生们也将会收获着自己人生中重要的花果。而那样的花果,他们用了三年甚至十多年如一日的辛勤浇灌,还有许多关心的亲人殷切的期望和目光全都赌注在了一个学子身上,赌注在了不平凡的六月。那样的癫痫患者能使用卡马西平药物来控制病情吗?花果,散发着沁人心肺的清香,流淌着汗水发酵的甘甜汁液,让他们在苦涩的青春付出后,品尝到收获的美味。

  六月,农民在充满自家粮仓的同时,一些人也在充盈着自己生命的粮仓。他们所付出的劳动即将在六月得到应有的回报。六月是他们一年的重要忙碌的篇章,或许也是一些人一生的黄金转折。六月揭露出了时间付出的最终谜底,那些懒惰的农民将会收到风雨和饥饿,那些碌碌无为的学子也会得到十二年寒窗的最后答案---那些会是精力与时间浪费之后留下的迷茫眼泪,会伤痛到一些背后默默支持的父母和亲朋。

  当然,六月也会使一个土山鸡蜕变成火凤凰,会造就一些人日后的辉煌。农民大获丰收,会一年丰衣足食,学生大获全胜,会给自己的人生增添一抹亮丽的光彩,给未来的生活铺垫一条坦荡的通途。许多人在五月里失去了方向,在五月里忍耐着失落和打击,但许多人没有自暴自弃,他们坚持到了六月,因而会在六月里看到了美好的希望,改变了一生平淡的命运。

  五月是赛跑之前的那一声石破天惊似的预备哨响,我们将会带着自己多少年来积蓄的知识和能力的力量准备着爆发。警备的声响回荡在耳畔,时间紧迫,容不得我们彷徨犹豫和堕落,逼近的时间把我们推向了起跑线,终点在远方摇摆。

  六月是一场没有硝烟的紧张激烈的战争,我们所有平时的努力都将会派上用场,成为我们进军未来的武器。而唯有默默奉献和付出,才是我们获得胜利的杀手锏,是走向荣耀,占领人生至高地的唯一捷径。而此时,集结号已经吹响,战斗即将拉开帷幕。

  当五月的月季花开放的时候,我们没来得及去顾及它们的恣肆动人,而是用跑的方式,进入了六月的战场。我们是想看看,自己的六月是否依旧灿烂如花。

  走进六月,迎接挑战,拥抱未来。

  有关六月的精美散哈尔滨比较有效的癫痫医院文随笔:六月

  在流火如荼的六月,寻一个午后的时光,拾一卷书乘一段车程。

  沿江边的风景前行,看江水的幽碧看行人的匆匆。

  车厢里暑气不侵,我低着头看书卷的字迹看书者的心思,偶有合了我的心情的情节便合上书闭上眼想像书者写字时的心情。

  由于午后车厢的人不多,有的闲谈有的打盹有的发呆也有的一脸木然的望着窗外,不知是看风景还是神游了太虚。

  车子一站行过一站,车上的人也一程少似一程,将近终点时我放寂寥的车子离去。

  走出车子眼前的花红柳绿显的更艳更浓,在六月午后的日头里行走,空气闷而燥动着。

  行到一片碧水处停下,这便是我行程的去处。

  环水而立的是竹柳和些许的杂木,长势不盛却也荫蔽着夹道,我便在这夹道里信步。

  小径得了园林的精髓,沿着山势曲折回环,间隔数丈便有一排石凳供人歇憩。

  数座石桥铺在水面相互通系着,桥或单孔或五孔或简单的回折在水上,不论桥的简陋于否都有精美的栏杆配饰,于是桥便不再是一个简单的交通了。

  行过一座小桥见栏杆雕祥云饰鹊鸟很是别致,行过回首见桥头立有一碑上书七夕飞虹料是取自织女的曲故,不仅惹我一笑。

  过了小桥便是一处荷花淀子,六月的尾声荷花的粉艳都付给了游鱼,入我眼帘的便只余些如墨的浓绿。

  我寻一处回廊依着这绿坐下,闭目听这夏日的鸣蝉,听游鱼的私语。

  傍晚,夕阳被阴霾遮住,微风从湖面拂来,带着水的清爽抚裹着我的身子再没一丝暑气的燥动。

  这时;这时便不枉我一个下午的时光了。

© zw.hnmih.com  都市老狼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渝ICP备12007688号